互联网

特写 | 戴威没输,胡炜炜没赢

来源:艾瑞网    作者:王鑫      2019-01-24

欢乐升级等级怎么分 www.iltwg.tw 导语:一边是在群场“电影”中,以“我却不能有姓名“作为结局的摩拜;另一边则是情况每日愈下的戴威,扛着ofo残躯准备过年。

距离卖身美团不到十个月的时间,摩拜单车更名改姓地彻底美团化了。

2019年1月23日,美团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发布内部信,宣布摩拜已全面接入美团APP,摩拜单车将成为美团LBS平台单车事业部,由他本人兼任事业部总经理,而美团APP则将成为摩拜单车使用唯一入口。

至此,“摩拜单车”一词成为过去式,替换而来的“美团单车”将开启新篇章。

一边是在群场“电影”中,以“我却不能有姓名“作为结局的摩拜;另一边则是情况每日愈下的戴威,扛着ofo残躯准备过年。

90后的戴威和80后的胡炜炜曾频繁地被拿来比较,在现阶段的媒体描述当中,戴威通常是以“倔强的、有独立想法且不听劝的顽固小孩”形象出现,而胡炜炜则化身“智慧女神”,敏锐地选择在合适时机风光退场,实现财富自由。

资本的市场,自然缺少不了故事,而创业者的心路历程也通?;岜幻枋龀纱婀适?,供人消遣。

在这场共享单车的比赛中,戴威真的输了吗?而胡炜炜又真的赢了吗?好像结果也并不是全然如此。

戴威:暂时留下了青年创业者的名头没卖

2018-2019年的戴威,出现在媒体报道中的频率越来越多,这样的曝光量是正常的公关预算都难以达到的。当然了,一水儿的负面新闻也为这头半卧倒地的独角兽增加了负担,这样的场景可能是2016年时的戴威没有想到过的。

自2015年创立以来,ofo一共获得近十轮的融资,获投金额高达14.5亿美元,27岁时,戴威也以48亿人民币的个人财富进入到《2018中国互联网富豪榜》,排在他前面的分别是跨境通的徐家东和快手的宿华,进入此榜单的富豪平均年龄是47岁,而戴威成为唯一一个90后。

也曾风光无限,也曾被资本追捧着不知缺钱的愁滋味,但没有想到的是,从风口上摔落ofo仅用了一年的时间。从2017年开始,就有新闻报道ofo资金链存在问题,2018年,退押金难成为ofo的关键词,接踵而来的欠债、卖身、裁员、倒闭等字眼以几乎三天一次的更新速度,刷屏着各大媒体的新闻页面。

之前艾瑞网曾经写过多篇文章分析过,ofo与戴威走到如此境地可能存在的原因,在《特写 | ofo,发不下来的“年终奖”》一文中提到过,“企业决策失误或许是ofo错失良机的重要因素,在应该节源的时候烧钱,对比美团创业前期便一目了然?!?/p>

戴威致力于在几方资本之间盘旋,力求找到出路,又希望能够保持原有管理团队的独立。

现阶段,在ofo五个人的创始团队当中,已有两位联合创始人薛鼎、张巳丁退出了戴威名下公司北京拜克洛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的股东职位,ofo方面表示仅为子公司的正常调整,主体公司无变化。针对此消息,《财经》的报道中也提及目前ofo的联合创始人比较少出现在办公区,只有戴威与杨品杰偶尔会露面。

虽然目前尚无法判断联合创始人退出子公司与企业钉钉群的消息是否与ofo下一步资金动向有关,内部人员调整也与新进股东并不冲突,但对于不堪重负的ofo来说,任何一点的变动都会牵动着用户的心理。

《证券日报》记者发现,北京拜克洛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在去年12月19日参与设立了北京玖银未来信息咨询有限公司,除了拜客技术外,北京九狐时代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及自然人程程也在股东名单之列。

12月28日,拜客技术以及自然人股东程程双双质押股权给北京九狐时代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而北京九狐时代智能科技公司的母公司正是之前与ofo有过合作的玖富集团,早在2017年8月,ofo联合玖富集团旗下品牌玖富万卡发布了联名月卡。

ofo寻求P2P帮助续命的新闻在全网迅速传播开来。

事实上,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的一年当中,ofo与近10家网贷平台都发生过接触,包括PPmoney、玖富万卡、360借条、小黑鱼、贷上钱、万达普惠、省呗等。

其中与PPmoney的合作引起的风波最大,据ofo的活动详情介绍,99元押金用户一键升级成为PPmoney的新用户后,即认可并同意将ofo 99元押金成功升级变为PPmoney的100元特定资产。升级成功后,特定资产默认出借PPmoney新手福利项目,用户可享受历史年化利率8%+8%的新手福利,锁定期为30天。这样捆绑式的合作,以用户指责、退款,ofo、PPmoney道歉、终止合作告终,只落得一地鸡毛。

押金难退,戴威“老赖”,ofo更是一脑门子的官司,媒体将戴威形容成阻碍资本收购ofo的最大因素,什么身家背景都被挖的一干二净,说他有官威,说他有官二代背景……戴威多次在ofo内部发表言论,“跪着也要活下去”,这种宁愿死扛也不投降的倔强,被媒体放大。

之前有网友给艾瑞网留言评价戴威:“作为同龄人,你是一定要佩服他的,但也同样惋惜,如果当年不要太任性,至少现在ofo还是在活着,自己也会活的很好,不过,90后,不就是很任性么?”情怀牌不仅在中年油腻大叔手中成效,在90后手中同样吃香,还是有不少用户选择支持戴威。

现在的戴威仅仅保留下了90后青年创业者的名头没有出售,即便被千万用户捶骂,ofo还是ofo,戴威还是戴威。

胡炜炜: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爱过。

没有和ofo合并,而是转身投向了美团的怀抱,这似乎看起来是摩拜最美好的结局了,但却在美团上市的招股书中被一纸掀开了遮羞布。

据美团9月4日更新的招股书显示,由于今年4月美团收购摩拜导致的现金支出,及因并表计入的摩拜自身亏损额,也成为美团目前亏损的另一主因。摩拜具有4810万名活跃用户及710万辆活跃单车,自美团收购后一个月内实现收入1.47亿元,但其折旧和运营成本却分别为3.96亿元、1.58亿元,净亏损额高达4.8亿元。

增长业务持续亏损,难怪美团表态要暂停拓展网约车服务市场,这样烧钱的业务,彼时的摩拜不寻求外援也是很难继续维系的。

2018年10月30日,美团在上市后的第一次组织架构调整中宣布成立 LBS 平台,包含 LBS 服务、网约车、大公交、无人配送等部门,进一步增强 LBS 基础服务能力,LBS 平台由王慧文负责。

同年12月,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宣布正式离开摩拜,在离职公开信中,胡玮炜也表示,从交手到美团的8个月期间内,摩拜停止了激进的扩张,并同时进行大规模的成本削减。巧合的是,几乎在同一时期,互联网公司爆发密集裁员潮事件,摩拜也身处其中,据媒体报道,摩拜的人员调整数大约在20%-30%之间,随后摩拜对此回应道只是正常的公司业务调整,部分岗位仍在招聘中。

由于市场不再需要大批量的共享单车,摩拜与ofo一样对生产线、质检线和地面运维线等岗位进行了精简。

在胡玮炜宣布离开摩拜6天后,有媒体发现城市通勤单车品牌WKUP的运营方上海五公里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有过一次投资人和董事备案的变更。12月23日,工商信息显示曾经担任摩拜CEO的胡玮炜补缺,出任WKUP新的董事。

不过胡玮炜却侧面予以了否认,表示这与她个人的创业项目无关,应该还是她当时在摩拜的职务行为。

虽然并未正面回应,但胡玮炜在离开摩拜时也表示,未来还是会继续在出行领域投入时间和精力去创业。共享出行这个领域,胡玮炜是爱过且还爱着的。

在美团宣布收购摩拜单车的时候,王兴曾经信誓旦旦保证,“摩拜的管理团队将保持不变,王晓峰将继续担任 CEO,胡玮炜将继续担任总裁,夏一平将继续担任 CTO,我将担任董事长?!彼械墓诿崽没实浇裉煺庖豢潭急涑闪肆⒐膄lag。

此前据知情人士称,美团以35%股权、65%的现金收购摩拜单车,其中3.2亿美元作为未来流动性补充,A、B轮投资人及创始团队以7.5亿美金现金出局。胡玮炜从财富自由及时变现上赢了戴威,但作为摩拜创始人的胡玮炜非但没能保留下原创始团队的独立性,结局更是连名字都丢掉了。

你说她赢了吗?

哈罗:宫斗剧中的“魏璎珞”,开挂上位

哈罗单车在2017年时还是个小萌新,眼瞅着ofo和摩拜两家竞争越来越激烈,哈罗一举拿下了永安行的扶持,不仅如此,还顺利站队到蚂蚁金服阵营,自此加了buff,一路开挂狂飙上升到共享单车第一阵营中。

共享单车在经历过极速爆发、超负荷增长、倒闭潮等时期后,在马太效应的作用下,头部企业最后一轮的厮杀进行的更加坚决。

此时的哈罗突破阻隔,重新回到牌局中,搅乱了原有的行业格局。那头摩拜和ofo正在为资金链而发愁,这一头,哈罗拿蚂蚁金服资金拿到手软。

2017年12月,蚂蚁金服参与了哈啰出行3.5亿美元的D1轮投资;2018年4月,蚂蚁金服再次参与了对哈啰的近7亿美元投资;2018年6月,蚂蚁金服等又以20亿元人民币增资哈啰出行,同年7月对哈啰出行进行10亿美元的战略投资;2018年12月,蚂蚁金服等又一次对哈啰出行融资了40亿元左右。

2018年5月26日,阿里巴巴集团学术委员会主席、湖畔大学教育长曾鸣在“湖畔大学三板斧”公号透露,“哈罗单车在一年半内逆袭摩拜和ofo,日订单总量超过了两者之总和”。

在瞬息万变的资本游戏中,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对手到底是谁。

就在ofo和摩拜还在找寻盈利模式的时刻,2017年8月,永安行已经悄然地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被媒体称为“共享单车第一股”。作为哈罗最大股东的永安行此前主营业务就是公共自行车系统的研发、销售、建设和运营,2014年至2016年期间,永安行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81亿元、6.19亿元和7.7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831万元、9339万元和1.17亿元,年复合增幅达28.27%。

据公开信息显示,截止到2018年6月30日,永安行已成功在全国约260个城市和地区开展了公共自行车项目。永安行的出行数据加上蚂蚁金服给的免押金入口,使得哈罗出行用户量在短短两个月内急剧上升,用户数增加了七成。

背靠着永安行和蚂蚁金服,哈罗单车在2018年9月正式更名为哈罗出行,开始进军汽车出行业务。6月就将企业经验范围变更为物联网科技、公共自行车系统及其配件技术开发,机械设备、自行车、电动自行车的租赁,智能交通工具及其配件的销售等。

网约车平台老对手滴滴还在进行自我反省阶段,哈罗已经敲定了新业务的上线时间。

在2019年春运前,哈罗出行也宣布开启顺风车业务。1月17日,哈啰出行宣布旗下顺风车业务车主招募上线20天以来,车主注册数量已突破百万,其中一线及新一线城市车主占5成以上(57%)。哈啰出行透露,上海、广州、东莞、成都、合肥、杭州等6个城市将在1月下旬开始试运营。

哈罗要侵蚀出行市场的野心已经人尽皆知,但就目前各个网约车平台的竞价策略来看,哈罗的顺风车业务极有可能还是会以提高补贴、降低佣金的老路子来破城,虽然背靠蚂蚁金服所提供了车主与乘车人个人信息,相对其他平台来讲,安全性有所提高,但要想提升自己但盈利能力,对于哈罗来说,恐怕还需要大幅度提高投入成本来获得市场占有率。

美团:做出行,我们也并不只是“试一试”

“我们就是试一试”似乎成为美团对外公开新业务的统一话术,但谁信了这句话,谁就输了。

在出行领域搅了一池浊水后,美团又将目光移到了游戏领域。2019年元旦刚过,在美团官网和一些招聘网站上显示,美团正在招聘测试工程师、游戏策划、游戏视觉设计师、游戏服务高级开发工程师等多个游戏相关的岗位。

对此,美团王慧文通过微信朋友圈评论回应称“我就试试,别多想”?!檬煜さ奶茁贰?/p>

同样的,此前美团大肆宣扬“美团打车”新业务,由于动了朋友程维的奶酪,王兴对于媒体的追问也只是淡淡地一句“我只是试一试”。

美团打车行事激烈却因为牌照等问题不得不被迫暂缓,打车业务向来被视作最难取得高地,滴滴“独断专行”的霸主地位稳固已久,极少有相当背景的企业敢于切入,美团的高调入局为出行市场带来一针兴奋剂。现在美团在北京也已经取得了合法的网约车牌照,下一步重回市场不过指日可待。

就在美团单车的历史正式开始的同一天,美团在外卖产业大会上,明确了2019年美团集团的重点布局,将斥资110亿深入B端产业,助力商家升级。美团点评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表示:“建设比竞争更重要?!?/p>

摩拜对于美团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王慧文在接受36氪采访时回答过这个问题。王慧文认为,从战略角度看,美团需要的是摩拜的整个生态系统、用户和数据,这可以增加美团的用户,也会增加美团的大数据。

但同时他也清楚的点出,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是很好的,只是目前的财务模型还没有整理清楚,这基本是个完美的生意,王慧文评价道:“不仅高频刚需,它的流量来自于线下,自带曝光,基本不需要营销成本了,而且摩拜是有规模效应的,还有政府准入。而且财务模型我们认为也只是现状?!?/p>

在美团成功收购摩拜后,王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答道,“接摩拜是要很大决心的,单车是比外卖、网约车更累更重的业务,而且看不到清晰的盈利模式?!?/p>

自此也能够看出来,美团对于摩拜的“整改”早已胸有成竹,财务模式才是共享经济难以持续发展的主因。

早在美团计划收购时就有过判断,摩拜是家无法一家独大的公司,因为是公共交通基础设施,也注定了它本身缺乏一家独大的基因。

将摩拜最后一公里的用户数据与美团接口打通,能够带来的业务效应远远大过品牌效应。

不再让摩拜独立的负担资金成本的压力,通过美团LBS业务将其整合进来,不需要单独去寻找摩拜单车所谓的“好的财务模式”,而是把摩拜的财务模式转化为美团商业模式的一部分,为美团的单车业务提供了全新的支持力。

虽然摩拜单车的结束看起来有些可惜,但如果能够通过美团创造的全新共享单车财务模式,解决共享单车业务盈利模式的难题,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只是,讲真的,美团单车,这个名字似乎看起来有点丑?

(本文为欢乐升级等级怎么分独家原创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